首页 >> 佛教资讯 >> 教界动态 >>

内容详情

自知 自反 自强——赵朴老对中国佛教走向的思考方法

发布人:管理员 时间:2020年05月21日

 
  赵朴老作为佛教界的领袖,把佛教的教义圆融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之中;圆融于维护民族和国家的尊严,捍卫国家领土和主权的完整,促进祖国和平统一的伟大事业之中;圆融于促进中国佛教界与世界各国佛教友好交往的伟大事业之中。综观赵朴老的一生,三个“圆融”可谓是最精确的概括。赵朴老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三个“圆融”,是因为他一直在运用“自知、自反、自强”这种思考方法。
 
 
  1992年12月18日,在民进第三届中央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赵朴老提出要“反求诸己,做好工作”。1995年2月28日,在各省佛教协会工作座谈会闭幕式上,他提出佛教也要有“自知、自反、自强”的“三自”。赵朴老强调“三自”是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过程,即在实践与认识的不断互动中增进。因此,赵朴老对中国佛教的思考,是他在领导中国佛教界将近五十年历程中实践经验的总结,是结合佛教的历史与现状、国家政治形势与佛教自身特点所形成的伟大判断,是参与国家重大政治生活、宗教政策的产生与制定过程中所产生的智慧财富。
 
  什么是“自知”?就是自己知道自己,自己认识自己。“自知”体现了赵朴老的自觉意识,一方面他强调不断学习,因为认识自己要从学习开始。原中国佛教协会副秘书长倪强先生总结赵朴老的学习精神,在干中、忙中、病中学,而且学则弄懂弄通。同时,赵朴老作为佛教领袖,经常号召全国佛教徒开展学习。1953年,他在《现代佛学》第8期发表了《佛教徒必须重视学习,努力学习》一文,提出学习是今天佛教工作的中心环节。他认为佛教徒是最重视学习的,学习戒定慧三无漏学的内学,同时为方便救度众生应该学习“五明”,学习世间各种事物。从当时的佛教发展来说,最主要的是进行爱国主义学习,首先应当进行《共同纲领》的学习;其次,要重视教理的学习;最后,重视僧尼的文化教育。1986年,在中国佛学院本科生毕业典礼上,他呼吁年轻僧人要提倡“法门无量誓愿学”、“广学多闻”、“尽一切学”、“难学能学”,善于工作、善于学习,学习古代哲人所说的“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实现才智与德行的增长。1997年,赵朴老在《宗教政策法律知识答问》序言中,提出佛教界提高素质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提高戒、定、慧三学的水平和修养;另一方面要提高政策法律水平和科学文化知识。赵朴老想编一本《科学常识答问》,再加上《佛教常识答问》、《宗教政策法律知识答问》,他认为这是佛教徒以及做佛教工作的人必备的知识。
 
  赵朴老强调“自知”,是希望作为佛教徒,至少要了解佛教的基本理论、什么是佛教,了解中国佛教的历史及其贡献,同时也包括中国佛教协会成立以来的成就以及未来的贡献。所以,赵朴老从1959年开始撰写了佛教知识读本《佛教常识答问》一书,刚开始在教内流通,后来被江苏古籍出版社(1998)、上海辞书出版社(1999)、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汉英对照本,2001)等海内外多家出版机构出版发行,而且被翻译成日文、韩文、英文等多国文字,在国内外佛教界、文化界产生了巨大影响。同时,他又发表题为《佛教在中国》、《中国的佛教》、《佛教和中国文化》、《要研究佛教对中国文化的影响》、《佛教与中国文化的关系》、《中国佛教的过去和现在》、《诗歌及其与佛教关系漫谈》等文章,深刻探讨了中国佛教的特点、佛教与中国文化的关系等,而且提出了“人间佛教是中国佛教的未来”、“佛教是文化”、“中国佛教三大优良传统”等著名论点。
 
  赵朴老呼吁佛教界要“自知”,包括“自尊”、“自重”。1989年11月1日,在中国佛协各部门负责人碰头会上,提到普陀山问题时他说:“我们要自己懂得自己,还要宣传自己。我们的重要性不仅自己应该知道,还应该让人家知道……我们要自己重视自己,不要觉得抬不起头来,要昂起头,不要觉得自己低人一等,这样才能让人家重视。要力争自己的权利。”只有自知,才能自尊、自重;只有自尊、自重,才能令社会各界尊重佛教。
 
  
  什么是“自反”?赵朴老常说的“反求诸己”,就是自我检查、自我反省,反思佛教现状的不足和问题,进行调查研究。1957年3月26日,赵朴老在中国佛教协会第一届理事会工作报告中,指出当时佛教界的两种极端:一部分佛教徒不愿参加学习,或者认为所学的是世间的事,与“了生死”无关,忘记了“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与“菩提属于众生”的经教,而把佛法与世间对立起来,把菩提与众生分成两极;此外,还有一些佛教徒只重视时事学习而忽视教理学习与禅诵修持,这又是把佛法与世间对立的另一极端表现。当时,一些地区发生妨害佛教信仰的事件,赵朴老分析原因:一、由于佛教徒自身行为有越轨之处,滥用了信仰自由,妨害了群众利益;二、一些坏分子混到佛教中来,因而引起了事件。1962年,赵朴老在第二届理事会工作报告中指出,有些人对形势发展还未能认识清楚;有些人还不能把个人和集体、眼前利益和长远利益正确地结合起来;有些人对宗教政策还存在着怀疑;极少数人甚至还有违法乱纪的行为等。
 
  改革开放后,随着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社会上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极端个人主义等腐朽思想也影响到佛教界。赵朴老在1993年中国佛协六届佛代会上指出,佛教界有相当一部分人信仰淡化,戒律松弛;有些人道风败坏,结党营私,追名逐利,奢侈享乐乃至腐化堕落;个别寺院的极少数僧人甚至有违法乱纪、刑事犯罪的行为。这种腐败邪恶的风气严重侵蚀着佛教的肌体,极大地损害了佛教的形象和声誉,如果任其蔓延,势必葬送佛教事业。老人的大声疾呼与痛切指陈,充分体现了他“反求诸己”的精神。
 
  什么是“自强”?就是提高四众素质,加强佛教自身建设,培养德才兼备的僧才。这是关系到中国佛教能否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健康发展的重大问题,是进一步发展和振兴佛教事业的最重要基础。早在1953年5月30日,赵朴老任中国佛协筹备处主任时,在中国佛教协会成立会议上做《关于中国佛教协会发起经过和筹备工作的报告》,便就如何发扬佛教优良传统,提出“僧伽制度的健全”和“教理的研学”两个关键问题。前者是弘法利生事业的基础,怎样针对过去的弊病和现在僧团内的复杂情况,依照戒律的原则,实际解决存在的一些问题,使今后的僧伽得以恢复“六和”的意义;后者是僧尼的宗教教育问题,是僧尼人才培养问题,就学术上说应当是在前几十年已有的基础上,组织对各宗派学说进行系统研究的问题。
 
 
  1990年10月18日,赵朴老在中国佛教协会部分常务理事座谈会上,指出佛教界要切实抓好自身的建设,这是佛教界为国家和社会的稳定作贡献的内因。其中,提到“四个建设”:一、加强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的自我教育。二、加强和改善寺庙管理。三、唤起全国佛教界高度重视培养佛教人才。四、加强各地佛协尤其是各省佛协的组织建设。
 
  1993年10月15日,在中国佛协第六届全国代表会议上,赵朴老明确提出加强佛教自身建设的“五大建设”:信仰建设、道风建设、教制建设、人才建设、组织建设。这五个方面,信仰建设是核心,道风建设是根本,人才建设是关键,教制建设是基础,组织建设是保证。可见,赵朴老是在实际工作中,切中不同阶段佛教发展的弊病,检查并且改进自身的问题,从而推进佛教的自身建设,提高佛教徒的整体素质,发扬佛教的优良传统。
 
  1988年11月29日,赵朴老在民进中央参议委员会二届一次会议上讲话,提到参观新加坡后的三种感受:自豪、自愧、自勉。此“三自”与前面所讲的“三自”一脉相承,自知故自豪,自反故自愧,自强故自勉。
 
  
  “自知、自反、自强”是赵朴老思考中国佛教历史、现状与未来的方法,体现了赵朴老概括总结的历史精神、调查研究的实践精神、自强不息的创新精神。作为后辈佛子,应当继承老人的“三自”精神,不断深入研究中国佛教的历史与现状,反求诸己,严于律己,自强不息!
 
作者:圣凯法师
供稿:中国佛教协会人间佛教研究基地